和熟悉政治,有政治狂热的人谈事情;经常会面对最大的困扰,就是不能就事论事;不然,就是爱二分法。

没有政党倾向,没有太多个人爱恶;为评而评。

我想如果可以透过就事论事,冲击出一个不偏不倚的立场,已经诚然不容易。

当然,评论为说服而来,说服必然有背景经验,相信谁抑或支持谁。

但是这一切重要吗?在天底下有谁值得信赖,这点有比把自己眼镜训练成雪亮,把自己看事件的视角变成一种别人不容易更动的立场更好吗?

人的觉醒不在阅历,而在于吸取教训;不在取信人,而在营造集体的立场,只有做到别把太多的主观印象说成真的一样。

好像包青天,说七侠五义中老鼠义结金兰。有义气的老鼠,但不是所有盗匪都是讲义气,否则自己是糊涂的。

无法身分抽离,无法设身处境,无法就事论事,更无法避免张冠李戴,对于自己有成见的人说的话,就认为没有道理;对于自己支持的领袖,就误以为不可一世。

糊涂啊!失策啊!只有一切回归原点,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傲慢偏见执著与迷失,离开自己不远,很不小心自己一脚陷入,就栽的很惨,做人又岂不需要举步维艰?步步为营?

創作者介紹

竹林茶苑

limji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