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提出公衆的維護權益與維護穩定是對立的。

但是,他並沒有清楚説明各種的關係,或許穩定這一字,對於一些人是不被改變,另一些人的所謂維權,不是維護公共權益,卻相對是維護私己權益。

如果在把維護穩定的維穩,在公權力得以伸張,才是眞實的維護穩定。維護旣得利益的的維穩,必然招惹維護公權力的維權的抗爭。

可以説維權與維穩,不是對立;所以梁文道説的不夠透徹。

在維權方面,該施展的是多少權益隸屬公權力,多少權益是隸屬私己,這些在人類社會的智慧仍在摸索,况且因社會進程,文化背景,實際經濟條件,民主醒覺程度等,這些是交互的。

所謂維護穩定是一套解脫及避免維權抗爭下的緩衝,穩定必須建立在不改變,抑或改變促成更穩定,這本來就是一種矛盾的刺激,只是礙于維護旣得利益的人,維護穩定只停留在維護自身權力。

在不平則鳴的世界里,爲什么存在如此多的抗衡?就是當權者透過權術,施展的是壓抑發言及提出改變。而支持沉默是金的一群,常常成爲幫兇。如果在權力的稀解,言論再怎樣激昂,到爭取公權力到了基點,應和的人越來越少,最終是回到平穩的。

附注:

梁文道的維穩與維權,是單向的。維穩是維護穩定,這沒有區別。維權的解讀是維護公權力。

我個人思考是不傾維穩,而是直接質疑“維權”的內在成分。維護公權力有時候只是一種維護私己利益的説法,因爲如此的行使維護公權力或許恰好是維護私己議程。

創作者介紹

竹林茶苑

limji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