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当今大马》


台湾著名时评人南方朔撰文〈唯一必须恐惧的,是恐惧本身〉,阐述了国民党患上了“失去选票恐惧症”因此不敢做与不能做许多改革的工作。

今天我看到首相署与首相夫人插手媒体自我审查与媒体自主的权限作出不可理喻的三不政策。

1.不准讨论政治课题;
2.不许谈乌雪补选;
3. 不可邀请反对党人士上节目。

如果ntv7《非谈不可》节目制作人黄义忠老师屈服于这类政治干预,可能我们今天就无法了解,原来国阵高层是如此害怕政治的。这和南方朔先生说的“失去选票恐惧症”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应该记得由李晓蕙与林猷全医生主持的《你怎么说》也是在308后以收视不佳的理由被“调整”,然后倾谈节目主持人与嘉宾就分别受到“调整”与受到过滤。我们可以相信现在的《你怎么说》的收视率不可能有李与林主持那时的红火。这说明了马来西亚人民对政治的认识已经比以往高了许多。

一个“失去选票恐惧症症候群”,轻者可能是对改革事业裹足不前;重者则是不择手段地制造自己的胜算。打压媒体自由、歪曲政敌的言论、挑拨种族不和言论等等都是一些“为选票而选票”的具体表现。

如果黄老师或其他媒体负责人没有反映事实,没有据理力争,这样的暗箱作业可能不为外人而知;久而久之群众接受的资讯都是一面倒,对国阵或执政党报喜不报忧的报道与吹捧。

恐惧政治是因为他们知道政治的影响力,对他们而言政治是决定既得利益者是否能够继续长治久安的“手段”。既然是手段与工具就不可能拱手送人,因而对媒体独立自主进行侮辱与对媒体专业的赤裸裸的强暴。

借用南方朔所言:“我们唯一必须恐惧的,乃是恐惧本身”。一个不敢面对政治的机构与领袖是没有诚意面对政治的问责与公平辩论的。一个没有诚意面对政治对话的领袖能够落实人民的政治诉求吗?他们能够明白现在手上的权利是人民赋予的吗?他们明白什么是政治道德吗?

当一个政治领袖不知道自己真正恐惧的是什么就会不懂装懂或者,掩耳盗铃认为人民不知道他们恐惧失去选票。这类的心理正好说明后308带给国阵的冲击是很深远的,他们越说安华的916是虚假的政治骗局,越说明他们害怕这“骗局”成真。他们越强调民联害怕纳吉已经从40多巴仙攀升到60多巴仙的声望率,正好说明了他们想用一个数字来掩盖活生生的贪污、滥权、营私舞弊、司法不彰、治安不靖等等历历在目的事实。这正是他们读不懂,美国小罗斯福总统的名言:“我们唯一必须恐惧的,乃是恐惧本身”。

国阵能够改革吗,谁说不能,但是具体诚意呢?赵明福验尸案对法医的态度不是有目共睹吗,对安华揭发政府动用数千万来聘请APCO International 公司来为国阵打造国内“一个大马”与国际形象而进行国会惩罚不是说明了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恐惧本身吗?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当今大马》即时评论
新闻背景--记一位坚持媒体独立自主的先行者--黄义忠老师

創作者介紹

竹林茶苑

thepplw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reenbean42
  • 很单纯的看,台湾是可以骂总统的。马来西亚,不可以。
    马来西亚媒体在约束限制里头,如果媒体都没有思考自己跨出去,变成谁站在最前面,谁就成为目标!
    现今发生的问题,民联执政的州政府也没有思考如何协助媒体跨出这一步,如此简单而已。
  • thepplway
  • 原来您是马来西亚人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