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同性戀與鼓吹同性戀的評論

同性戀者被打壓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面對的是同性戀課題變得反智,變得越來越多假想敵,越來越多不能接受理性與對話的現象。不要只看過去的,要看一些蠢蠢欲動的反智行為,漸漸露出真面目。

同性戀者與鼓吹同性戀是兩回事。如果同性戀自詡自由戀愛,鼓吹同性戀者,卻可能不斷散播仇恨與謊言,比如鼓勵人出櫃、把同性戀婚姻看得很神聖、把自由戀愛看得太隨便、把反對同性戀標籤得非我族類,被標籤的人可能是家人、朋友、同事、教會裡的會友與領袖等等。以偏概全、歪曲人性與動物性的不一樣、以為把自己顛覆傳統家庭、性別等等價值寫入教科書就是真理,這是人類文明進步還是反智,請正視,不要只戴上有色眼鏡看到異性戀的打壓,卻看不到自己越走越遠,越來越失去民主、公平、公正、無私原則與價值了。

這個更勁 屈完後面屈前面 : 研究者称屈原与楚王宠妃有染 被装入袋子沉江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gudaishi/detail_2013_06/15/26432569_0.shtml

http://history.dwnews.com/news/2012-06-15/58760921-all.html

 

關於上街

可能我不認同你上街的理由,但是我上街。

我上街不是不滿的情緒,而是要改變人民自以為無法改變格局的態度。我上街是因為相信民聯可以做得更多、做得更好、而國陣是連兩線製的另一方的資格都沒有。我是以民主、公民、人權的角度看問題。

上街吧,多上街你就会发现很多谎言,包括自己自我安慰的只有华人被打压也是谎言!

如果民聯執意要立法歧視法令

反對立法任何歧視法令
那麼許多歧視上街與歧視人民鼓勵民聯或國陣議員因選舉不公而杯葛國會開幕的呼籲,那麼許多民聯領袖自己已經在歧視的監牢裡了。

所以我反對歧視法令,但是我不鼓勵歧視行為,所以我批判民聯裡的反智態度與行為,以為自己的決定與看法是天下無敵的,是不可被批判的。

我再重申,當你合理化自己行為與理由的時候,不要參與打壓、不要對人民理性追求民主與公民馬來西亞潑冷水、不要自以為是只有你懂尊重民主(換言之不同意你的立場的人是反民主嗎--包括鼓勵和平上街與抵制杯葛不合理、不公平的選舉成績?)

關於對付破壞

这句话虽然很短,但是很多人不敢做自己的标准

对付破坏,最好的答案/行动就是建设。

如果老马说华人是什么,你有什么反应?
和他一起玩种族情绪泥沙
还是不分族群、信仰(各民间与宗教)、性别、学历背景等等
一起追求共同的民主、人权、自由、公民

这些人包括了阿丹、赵明福、sarbaini、古甘、amirul、公害的受害者等等

 

關於大寫的政治

如果我说老马(你可以联想国阵人尽都如此)不懂政治,不懂民主
有人同意吗?

其实我是蛮可怜老马的

当全世界都在追寻真理、自由、民主、人权、理性、有信仰

他(与粉丝们)却背道而驰

 

關於國陣對人民大集會的過度反應

大马奥理会支持622 !
majlis olimpik malaysia support 622 rally

每一次我看到人民大集會
NG NG 重來

每一次我看到國陣政府對人民大集會嚴陣以待,就感覺人民力量漸漸壯大

bersih1.0 開始我們就一萬人了
709 5 萬
428 25萬
112 15萬
508 12萬
226 如果有5萬,國陣會後悔在草場辦運動會的助陣嗎?

創作者介紹

竹林茶苑

thepplw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